烟花流彩

一.

睁开眼,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落地窗,陌生的床,就连身边的人,也是陌生的。
认识五年了,却是第一次见面。这,也是最后一次。流彩心里默想着。
柳儿,华强固执的叫着他为流彩取的名字,柔情似水。
这个男人从刚认识,就一直叫她“柳儿”,她没有去更正。对于以后将会成为陌路的人,没必要去在意他的一切。这个男人太好,好得让流彩没有办法接受。如荷花般,“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焉”。
赤裸的身体只裹着一条床单。看着身旁这个男人,流彩觉得自己好脏,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海海。
窗外,天还黑。蒙蒙的雾气贴在玻璃上,隐隐的透着一丝温暖。
柳儿,是真的爱你,五年了。你却宁可嫁给那一无所有的小子,也不正眼看是真的爱你啊。华强有力的胳膊圈住流彩。
我们两讫了。流彩背对着他,冷清清的说道。
五年前,你就说这是交易,可我从来也没有把这当成交易呵……
十一月的凌晨,寂寞的让人寒冷。流彩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在萧瑟的秋风中,快步走着。        心理充满了犯罪感。那是五年前种下的恶果。既然是自己种的,就要有勇气吃下去。
略带寒意的风吹来,树枝如老水车般“咿咿呀呀”的乱响。树上的叶子摇摇欲坠。流彩就这么站在一棵树下,愣愣的看着飘似蝴蝶的落叶一片一片的在空中旋舞,最后定在地上。无论怎么看,都有那么一丝伤感吧。生在枝上,长在枝上,最后却都要离去,这不是很令人揪心吗?想着想着,流彩就哭了。
一切都缘于一个错误。

二.

18岁的流彩很痛苦。那一年,她经历了最黑暗的高三,并在高考后与家人断绝关系。这并不是由于她考的不好,只是十几年的矛盾堆在一起,犹如一座巨大的炸药库。一丁点火星,就有可能引起毁灭。是怎样的一点火星,流彩已经不记得了。有些事情,过去便过去了,想起来也是枉然。徒加伤感罢了。
就在那时,她碰见了海海。两人其实已经认识一年了,却犹如河两岸的两个人。因为没有桥,也就不能相交。流彩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写了一篇极痛苦的文章,贴在网上。一座极简易的桥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用了四天的时间,便相遇了,并约定,携手走一生。
流彩对她的朋友都毫不避讳的说她是在网恋。她爱上了他的声音,彻彻底底。
后来一想,流彩发现,在她第一次听到海海的声音时,她的心就在说:真想嫁给他。后来,当海海说要娶流彩时,就那么一下子,流彩觉得自己快乐的要哭了。
流彩计划着要去见海海。那时,她还没有和父母断绝关系。任何事,父母都要管。流彩只能找一个成熟的男人来假扮朋友的父亲。她找到了华强。他已快三十。同样,他们也是网友。
华强提出的要求很过分。流彩有自己的原则。最后,也没能去见海海。这件事让流彩很痛苦。
不过,流彩对海海,对爱的执着打动了华强。华强说他爱上了流彩。
华强是一家大公司的大股东。海海是比不上的。但流彩从来没有将海海与任何人相比,因为海海在她心里是唯一的。
海海安静的睡着。流彩第一次在海海身边醒来时就对自己说:能这样看他一辈子就好了。        流彩轻轻的躺在海海身边,看着海海的脸,忽然觉得自己好冷,就往海海的怀里钻。
海海醒了。揉着惺忪的眼,看见是流彩,就笑了。宝贝,我爱你。
流彩搂着他,蜷住身体。宝宝,抱我,我好冷。
海海抱紧了流彩,让她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宝贝,你永远都是我的。
湿湿的,咸咸的眼泪滑进了流彩的嘴里,滴在海海的胳膊上。宝贝,你怎么了?
宝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爱你爱的都快疯了。流彩爬起来,疯狂的吻着海海。              宝贝,我不是一直都是你的吗?

三.
那段时间的流彩简直糟透了。十坪米的房间里,凌乱的堆着她从家里搬出来的所有的东西。到了下午,屋里昏暗的不见一丝光线。25瓦的灯泡就成了流彩唯一的温暖。下雨天,窗外是大合唱,屋内是二重奏。滴滴嗒嗒的声音就象是泪水落在地板上的那种绝望。
流彩的记性从那时开始变得非常的糟。她常会忘记现在是几点,刚刚自己在干什么。忘了她和海海说过的话,忘了海海要她记住的话。她很害怕某一天,她把一切都忘了。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每次流彩努力去想忘记的事,她都会觉得身体被抽空了。她反复对自己说:发生的事是不可能忘记的,只是想不起来而已。她努力去想,但只记起一点点,却越发的痛苦。所以流彩也就不去想了。

   为了给海海打电话,流彩将所有的积蓄都拿来用。最后,存折上只剩下100多元,身上也只有20。每天一顿泡面,就是流彩最丰盛的饭菜。为了不使自己饿死,流彩就在那25瓦的温暖下写文章,画插图。用来换取生活费。
   每周星期一下午,海海都会去上网。流彩随着海海的习惯,成了网吧的常客。她从不用有视频的机子,她怕海海看见她颓废的样子。相恋一个月,她在视频上看见了海海的模样;两个月,海海才流彩寄给他的照片上看见她的样子。照片,也是一年前的。

 

   四.
   在同一个网吧内,流彩认识了亚非。莫名其妙的,亚非有了流彩的手机号。有几天,流彩一直在回想她和亚非之间说过的一切谈话,以便于知道自己的手机号何以流浪到亚非那里。可还是什么也记不起。流彩也就放过自己的大脑,不去想了。
   和海海说话,流彩总是微笑着,那是打心里笑出来的;和亚非说话,流彩就觉得心里变得很安静,那是一种海底深处无边际的安静。
   亚非和流彩聊了好长时间,却只见过流彩一面,而流彩却连一面也没有见过亚非。所以,某一天,流彩说:让我见一下你吧。
   亚非对流彩说他想哭。流彩不知道为什么。亚非说:我那么爱你,而你却连一点感觉也没有。
   流彩就很认真的对亚非说:我很复杂,我们不合适的。我除了会写几个汉字,会画几幅画外,简直一无是处。你不要爱我,爱我会很痛苦的。
   我不管。我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感觉,我就是爱你,爱你,爱你。我是不会放弃的。
   那,要是我结婚了呢?
   好长时间,亚非才说:我不会放弃,直到你结婚。
   流彩笑了。原来所有的单恋碰到婚姻便一文不值。这一刻,她决定,这辈子,她跟定了海海,无论他穷困潦倒。
   五.
   在这捉襟见肘的日子里,流彩接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学费对于现在的流彩而言,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流彩没有把她的现状告诉海海,她怕海海担心。
   她说:宝宝,我不要上学了,我去你那里工作吧。
   海海吓了一跳,说:宝贝,千万别。好好上学,我希望你比我厉害。
   挂了电话,流彩在电话厅里失声痛哭。
   她做了一个决定,很决绝。只为了海海的一句话。
   你……真的同意了?电话那边,传来华强的不相信的口气。
   23岁,只能一次。从此各走各的路,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不要说的那么绝,我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
   这是一个交易吧。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
   给华强打完电话,流彩知道,自己堕落了。
   她似烟花。在空中绽开时,那么绚丽,那么寂寞,那么高不可攀。一旦堕落,又瞬间坠入深渊。
   流彩抱着单薄的一床被子,呆呆的望着窗外的一树老枝。她把自己卖了。换来了一个前途,却背叛了爱情的忠贞。她忽然想起海海要她记住的三个条件:永远都不要离开他;要永远爱他;只能爱他一个人。
   海海曾说过,不涉及这三个条件,你做的任何错事我都可以原谅,我都听解释。一旦涉及到,我什么解释也不听。流彩明白,那样的话,他们的爱情就完了。
   但这件事算不算呢?流彩抚着她最爱的海海的脸,恍恍惚惚的想着。我没有离开你,我只爱你,我会爱你一生的。那么,这件事不算吧。那么,我就可以和海海一直走下去了。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海海?流彩轻唤着。没有声音。

海海,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要记住,无论我做了什么错事,我都是一直爱你的。我只爱你。我求你一定要记住。你一定要牢牢的记住,记一辈子。

给我一个梦,梦里,我是黑色的蝴蝶。
   我不知道天为什么是这种颜色,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看见这种颜色……
   我就这样贴在树枝上,以四十五度的仰角,呆呆看着天空,阴霾的天空…… 六.
   有的时候,流彩很后悔,想告诉华强,我们终止吧。
   但她不能。
   因为海海说:我要娶你。
   海海说:我要买房子。
   海海说:我要让我们的孩子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
   ……
   她知道,她不能让海海背着她走一生,她要学会自己走。
   流彩到海海工作的城市去上大学,她盼望着天长地久。那个充满辛酸的十坪的房间,流彩一分也没有多待。
   亚非跑了大半个中国,终于在青岛找到了流彩,并住在了青岛。他要看着流彩。
   流彩大一,与海海同居。她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她只怕海海说她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她怕海海不要她了。
   大二,流彩20岁。做了海海的新娘。
   那是一个极简单的婚礼。说得干脆点,那其实就是二人世界。请柬发出去了,但上面没有地址。这个世界上,仿佛就剩下他们二人。
   海海曾经深爱过一个女人。流彩从未吃过醋。反而很感谢那个素未蒙面的女人。并非流彩不爱海海,而是因为她,才能让海海成熟,让她得到一个稳重的男人。
   对于感情,流彩有自己的爱的方式。
   她总是让海海去飞。因为她明白,海海喜欢飞,喜欢飞得高,飞得远。她相信,再心傲的鸟儿倦了都要回巢。何况她的着只鸟儿早已被社会磨的圆滑,没有棱角了。
   七.
   三年了,流彩没有再见过亚非。有时,她会很残忍的想,他这样走了也好。但大部分时间,她却在想,他这样好的一个人,老天一定回让他找到一个好女孩的。
   彩彩。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转身,是亚非。
   彩彩,跟我走吧。我离开你三年,认识了许多女人,可还是忘不了你。
   不,流彩摇头,我不要。
   为什么?彩彩,为什么?
   我不要离开海海。我曾清晰的看见,我梦里追逐的哪个影子不是你。
   那……是他吗?
   我不知道。流彩茫然的望着前方。我和海海在一起很安全,仅仅因为如此,我就愿意陪他一生。
   我懂了。不过,彩彩,你要记住,我永远爱你。
   亚非,你忘了?我的记性一向不好。流彩淡然一笑。走了。
   在亚非的记忆里,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一个笑容,是属于他的,是流彩留给他的。他站在秋风萧瑟的凉亭里,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天使飘然离去,却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流彩曾在亚非不开心的时候,对亚非说:把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知道。两个人撑一片天,要比一个人撑轻松,而且也不会闷。亚非知道,就在流彩转身离去的一刹那,他的半边天塌了。他知道,从此,他要孤独的撑一片天了。他知道,流彩留给他的最后一个笑容会陪他一生的。
   八.
   海海发现,近来流彩的眼神变得非常游离。有时看上去,眼睛的焦点是虚的。海海不知道她在看些什么,想些什么。仿佛被魔鬼附身,海海感觉很可怕,很恐惧。
   海海清楚的记得,有一天夜里,他在流彩疯狂的尖叫中惊醒。宝贝,你怎么了?
   流彩蜷住身体,坐在地上。狠狠的盯着海海,用陌生的眼神,陌生的口气问:你是谁?
   海海怕了,马上抱住她,抚着她的背。宝贝,是我,是我啊……
   流彩没有反抗,继续喃喃的说着:你是谁,你是谁……
   忽然,她咬住自己的手腕。狠狠的咬着。任海海怎么掰也不松口。直到流血,流彩才松开,愣愣的看着海海。几分钟后,抱着他痛哭,说了一句让海海听起来魂飞魄散的话:宝宝,我好怕有一天忘了你是谁,我怕……我好怕,可能我谁都记得,就是单单的将你忘了。我好怕……

海海请了假,坐在家里陪着流彩。他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就失去她,永远的失去。

   宝宝,我想吃罐头了。流彩抱着双膝,坐在窗台上,两眼看着窗外。
   宝贝,你乖乖的在家,我去给你买。一定要乖乖的。
   恩。
   海海不知道流彩想吃什么口味的,就花了一些时间把所有口味的罐头都买了回来。
   他最近才知道,流彩瞒着他,每天去心理诊所。
   在流彩的非正常面前,海海的正常显得不伦不类,也有点无奈的伤感。他不知道她都在想些什么,从她的同学口里得知,她最近精神很涣散,常常一个人对着窗户傻笑。
   海海拎着一袋子罐头推门。屋里一片狼籍。
   手一松,罐头落到地上,声音极大。各色的水混着流了出来,象到处肆虐无法抑制的各样的恐惧。
   在厨房的一角,海海找到了流彩。
   眼前的一切,把他吓坏了:她洁白的手臂上是密密麻麻的浅浅的刀痕。虽然没有流很多血,但密集的程度足以让海海眩晕。
   我太想你了,我怕我又会忘了你。心里痛的难受,好痛……太痛了,就只好拿刀划自己。我觉得那样我会好受一些,我觉得那样我就不会让自己把你忘掉。
   海海轻吻着流彩的额头,紧紧的抱住她。
   第二天,仿佛一切都好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海海把家里的刀具全都藏了起来,碗也全部换成塑料的,昨天打碎的罐头也被他早早的扔了。任何一件利器,都有可能让他失去他的流彩。
   吃饭时,流彩轻声问着海海:为什么呢?瓷碗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换呢?
   海海喂着流彩,因为我不喜欢。
   哦,流彩点着头,嘴里默念着:海海不喜欢瓷碗。
   九.
   一个月后,海海觉得流彩好多了。她又能象以前一样,看动画片,画画,写文章了。海海很放心的去上班。
   8月16号,海海的世界全变了。变得再也不是他的世界了。
   下班后回家,海海发现,所有他送给流彩的东西全不见了,但衣柜里一件衣服也没有少。地上没有血迹,玻璃没有破……
   海海跌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混沌。她不可能走的,她是那么的离不开我。但他内心深处却又真真切切的告诉自己:流彩真的走了。
   桌上有几张纸和一封信。海海仔细一看,是离婚协议书和流彩的亲笔信。
   我最爱的宝宝:
   你好。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这种茫然就如同我不知道你还会爱我多久一样。
   首先,我要发誓,我爱上你后,我这一辈子都只爱你这样的男人。
   我真的走了,而且永远也不会回来。
   你不要担心我,是生是死对我已经不重要了。或许死了,对你我之间的爱情才算是永恒。
   以前,我好怕你变成天使,长了翅膀飞走。现在,却是我变成了天使,但我不会飞走,因为我是你的。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陪着你,虽然你有可能感觉不到。
   我是厌恶长大的。长大后,世界上的一切都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但不长大,我如何爱你?所以青春无论是好是坏,在你身边,它都是好的。
   在认识你之前,我曾想过我一辈子都不要爱情。我想那不是一个好东西。但如果爱人是你,就算为爱情遍体鳞伤,我也愿意。
   高考后,那黑暗的几个月,我对你只字未提,我现在也不愿对你说。总之,在那些日子里,我想一想你,再苦的日子我都有力气活下去。
   也是那几个月,我把自己卖了。我和家人断绝关系,以至于没有钱上大学。有一个人愿意帮我,但条件是让我和他****。我不愿意的,但你对我们的未来充满希望,我只能开心的在一旁鼓掌。
   不久前,我和他两讫了。
   你,现在在想什么呢?我看不见你的眼睛,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对所有的男人都厌恶,但你是不同的。我之所以能平静的对你说出这件事,是因为我想告诉你,无论我做了什么错事,我都一直深深的爱着你。

我知道我的精神很不正常,我的记性很不好,但我把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当作一个新的开始。我爱了你五年,但这决不是一个终点。我还会继续爱你,我不顾一切的爱你,爱你爱到连呼吸都无法好好进行。

   我对你付出我的爱,没有任何虚伪的成分。我渴望你接受这份爱,然后把我从绝望中拯救出来。如果你只是玩玩而已,我想,我只好用死亡来拯救自己。
   很庆幸,你将它如宝物一般珍爱。但我又很难过的发现,因为我太爱你了,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我又使自己陷入了另一个困境。我做的一切让你无可奈何。你以为我都不知道么?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我的心理医生告诉我,我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和妄想症。这是多么可怕,所以我的离去对你我而言都可能会轻松一些。
   和你在一起的生活原是美好的,可现在却成了痛苦。我不想去解决它。因为在长久的解决都失败后,我怕再次看到自己面对痛苦的无能为力。我只能在痛苦重创我之前远远的躲开。这是唯一的办法。我逃避。心累了,就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歇一歇。我不想每天都觉得很累。或许换个环境,我会活的更好,当然,这都是未知数。
   爱情的确能将人摧毁。我知道有一些人认为这个观点很过分。我不怪他们,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一个足以令他们为爱而疯狂的人。
   我想,如果我不能和你生活在一起,就和一个与你相象的人过一生。因为爱上你后,我没有办法再爱上其他的人。我只能把他们当成你的影子来爱。
   我不敢和你在一起生活,因为和你在一起,我常会觉得我的思维都不存在了。那时,我就会把你忘掉。可能是因为太想要记住,却反而忘得更快。所以,离开你,才是唯一让我不会忘记你的办法。
   我已经把你的样子深深的刻进了我的心里。那里再也容不下别人。刻上去,就会一辈子的存在。我就永远也不会忘记你。你永远都活在我的心中。
   宝宝,你要记住,无论天涯海角,我走在哪里,我都是你的。
   再见。
   十.
   海海把这封信看了无数遍,却依然在幻想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幻觉。
   在把自己的胳膊掐得通红之后,他才相信,流彩真的走了,如她所说的那样,永远的走了。
   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惯了流彩,习惯了她亲昵的叫自己“宝宝”。她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却走了,永远的飞走了。
   故事的最后,也无非就剩下海海继续喃喃一阵子。没有悲痛。他每天都会多做一个人的饭,都会把流彩的衣服整好,放进衣柜。他怕流彩回来没有饭吃,没有衣服穿。虽然每一次回家后,这些准备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但海海依旧这么做着。
   离婚协议书被海海当成废纸般的扔进了马桶里,随着清水,旋转而走了。
   流彩如一团烟花,只在海海的生命里灿烂那么一下,便永久的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的空间里。永远的消失了。而留在海海生命里的,却是她永久的存在,对她无尽的遐想。

原创】此文原创于2004年。投稿在胡杨林文学社和灰姑娘文学社,历使不在往回只留住那点点滴滴! 索引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