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浮躁,用户价值难实现!

在以滴快、Uber为代表的租车O2O模式,以美团、饿了么为代表的快餐O2O模式的影响下,烧钱似乎成了O2O的代名词。近期,大量资本又疯狂涌入家教O2O行业。家教属于重线下,选择低频,重复购买不高的特殊垂直行业,专家提醒,目前行业已进入严重的泡沫期,大规模淘汰不可避免。

以资本赌市场

备受追捧的家教O2O进入2015年势头更胜。8月19日,家教O2O平台“老师好”宣布获得58同城A+轮战略投资,双方并未公布具体金额。就在去年11月,“老师好”获得了近千万美元A轮投资,海纳亚洲创投(SIG)参投。据“老师好”CEO李晓滨介绍,借助58同城O2O流量入口资源,可以扩大“老师好”的用户群和用户入口渠道,实现从口碑相传到用户沉淀。

实际上,与“老师好”相比,另外几个家教O2O平台无论融资规模还是速度,都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去年9月,“轻轻家教”获得IDG资本、挚信资本的A轮数百万美元融资。进入2015年,4月,“轻轻家教”拿到红杉资本领投的B轮1500万美元融资;5月,实现B+轮融资;6月,完成由好未来领投的1亿美元C轮融资,刷新了家教O2O的融资纪录。据了解,“轻轻家教”目前的策略是先拉拢老师,通过老师来带拉动家长的社群化打法,深耕广州,并向上海、合肥、南京、深圳、佛山、长沙、武汉等城市扩张。轻轻家教成立于2014年1月。

“请他教”7月13日宣布获得由盈信投资集团领投的8600万元A+轮融资后,成立于去年12月的“请他教”已累计完成融资达1.5亿美元。通过资本助力,“请他教”采取广撒网的战术以期获得用户数的增长,并计划今年完成30个城市的用户拓展,进而快速构建其品牌和规模。

另外,今年3月,“跟谁学”获5000万美元A轮融资,估值达2.5亿美元;“疯狂老师”在6月份获得腾讯独投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后,7月再获鲲翎资本和分享资本合投的2400万美元B+轮融资,企业估值已逾2亿美元。

通过上述各个家教O2O平台的融资和发展策略,可以清晰地看到家教O2O市场目前仍处于跑马圈地阶段,资本竞相追逐出现投资狂潮。但疯狂背后,人们没有看到的是更多教育O2O企业“来无踪去无影”地消失掉,活下来的现阶段也都是在“赔钱赚吆喝”,家教O2O进入了泡沫期和淘汰赛。

据统计,2013年我国家教市场规模就已达到了80亿元,2014年更是直线上升,预计2018年全球家教市场或将达千亿美元,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预计突破1.2亿。同时,K12市场远超过学前教育市场、大学生以及成人市场,成为家教O2O平台重点发展的市场,自然而然也备受投资机构青睐。

“家教O2O融资的核心原因是,在用户端家教O2O没有办法通过正常的需求驱动来扭转局势,需要通过资源去撬动现有的细分市场,比如新东方优能,学而思智康这样的线下传统教育市场。对于家长来说,已经习惯于在线下机构找家教,再认知家教O2O平台比较难。”前易观国际分析师任洋辉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现有的不管机构也好,还是“野家教”(在外面带课的老师)也好,家教O2O采取的方式就是花钱把现阶段的线下教学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吸引过来。实质上就是在抢夺寄存市场的同时,吸引新的需求,通过资源驱动扩大体量,从而提升品牌认知度。

而且,家教O2O平台大多是滴滴快的模式,需要足够的现金流作为支撑,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认为:“钱对于现阶段的家教O2O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家教比较低频,选择一次家教可能这一年就不用再选了,这种模式下对于用户习惯的培养、家长对于这种模式的接受程度是需要很长时间去培育,应该需要2~3年的时间去发展,所以不融资肯定会死。”

既然如此,未来家教O2O会不会烧出一个滴滴快的?任洋辉认为,这是不会的。因为滴滴快的跟家教O2O虽然都是O2O平台,但他们是完全不一样。首先,滴滴快的处于一个非常高频使用的行业;其次,滴滴快的所在地出租车或专车交易的双方每次交易都是一个不对等的匹配,双方的信息不透明,这样的话平台的价值很大。以家教O2O的特点恐怕很难出现类似于滴滴快的的巨头。

对于目前各家教O2O烧钱的状态,任洋辉的判断是:“跑得越快的人可能死得也越快。因为现阶段家教O2O不是面向用户需求、用户价值去做事情的,还是作为一个纯商业或纯资本的运作,这件事情从本质上来讲,我觉得还是有一定问题的。”

他表示,目前烧钱并不是一种健康的状况,只是建立品牌的一种方式,最终还是要回到一个基本面,即真正为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而且这个价值是不是用户核心需要的。现阶段的家教平台是没有解决家教需求的。

“留下来的我觉得还是在教育教学领域的企业,不管你是做大班课、小班课、一对一、线上或线下的,最终不是一个教育企业而只是一个互联网企业的话,一定是出问题了。这个行业一定是对教育本质有很深的参与、认知和架构,才能做得好。单纯做一个平台或互联网项目还是存在问题的。”任洋辉说道。

用户价值不解决,何谈变现?

与发展多年的传统教育培训机构相比,受到资本热捧的家教O2O平台,无论是在规模还是用户数量上,都在上线后的短短几个月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此同时,空前繁荣的家教O2O背后,其诸多所谓的创新之处也备受质疑。

首先,与餐饮O2O、打车O2O、美业O2O等高频O2O不同,家教O2O不仅属于低频次的O2O,而且鉴于教育的严肃性,以及孩子教育的不可逆性,家长对于教育的试错成本是很敏感的,尤其在K12领域。

其次,用户更多考虑的是教学质量,家长对价格的关注并不会放在首位。“便宜不是用户的核心需求,家长是愿意掏钱的。能够提供好的服务,好老师是最重要的。”任洋辉认为,“现阶段,家教O2O平台很少在教学过程中增加价值,但教学过程决定了教学质量的高低,教学质量、教学体验又是用户最为看重的。其实,家教O2O平台没有在最关键的点做核心的事情,这个是核心问题。如果要改善的话,应该在这个层面去做文章。”

相对来讲,传统线下的机构不管规模如何、做得好不好,很大部分资源和意向是想解决教学交互质量的问题,传统机构不愿意也不能把整体的教学质量都完全交由各个老师决定。如果各个老师怎么教完全不管,这样肯定是有问题的。

第三,学生基于LBS发布需求,周围老师线上抢单,然后线下完成教学,用户可以通过以往学员的反馈评价来选择老师,这种在移动端找老师的模式是目前大多数家教O2O具备的功能。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典型的C2C模式,家教O2O平台对于教学过程是没有参与的。

“C2C模式本质上是市场、销售行为驱动的模式;而家教O2O的B2C模式本质上是产品、技术、教学驱动的模式。C2C模式用户可能增涨的比较快,但是服务体验差,相对来讲是比较零散的;B2C的服务体验是非常标准、统一的,教学过程是可控的,但早期不会上升得那么快,而是要把后端的产品线、服务质量、教学过程实验的非常好,前期是做内容为主,而不是去烧钱。所以,这是两个套路。”任洋辉更倾向于做B2C,做一个像京东一样的品牌。

吕森林也表示,家教O2O并没有改变教育培训的本质,只是更加方便了,优质的老师能够找到家长,家长能够找到优质的老师。平台做得好的话是可以成为一个品牌的,鉴于用户对质量和体验的要求,天猫模式(即B2C模式)比较适合于现在的在线教育。

第四,在教育行业,去中介化本身是个伪命题。传统家教本来就是个中介机构,现在家教O2O模式实际上还是一个将老师和学生连接起来的平台。任洋辉认为,家长需要的就是一个“中介”,家长需要的就是一个品牌、一个稳定的教学体验,家教行业是不会存在去中介化的。

另外,“融资规模比较大的这几家在做的核心事情是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让用户找老师怎么更方便,相当于做了个垂直版的58同城。但信息层面的问题不是行业的核心问题。”任洋辉说。

现在,整个家教O2O市场是非常浮躁的,但教育本身是很慢的。家教O2O要想长期生存下去,绝大部分情况下还是要在用户价值为导向基础上,实现盈利和变现。

任洋辉表示,未来还是一定要走交易分成的机制,这就看谁能分的多了,或者说家长和老师愿意给谁分,这最终还是取决于家教O2O核心价值的输出。给老师和家长增加价值之后,就能够在他们的交易中获取一部分收益,挣家教市场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