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18岁,24岁,她上大板樱の花学校,原秋田县的一名小工。

她读书很努力,在班上都保持中上等,年年都要挂门英语,人不算非常漂的,身材略胖,但很可爱,尤其是那双眼睛。我中专毕业一年,日日和那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但长得不错,魔鬼身材,应该算帅。我们因为网络认识,然后就恋爱了,她很单纯;就凭一句“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就成了他人生旅途中第一个男人。
那个时候我肯定她是爱我爱的要死的。我告诉她在她之前我有过n个女人,可她眨着大眼睛笑着说她不介意,她只知道她会是我最后一个女人,还打趣说这才可以证明她的眼光。她脾气很好,刚开始约会,我几乎每次都请假(当时请了没当天工资的,一次她来我这,我买东西过头了,她在大冬天的寒风里等了我半个多小时。我到那儿的时候,她只是笑说以后买东西别拨电话。那个时候我应该说是喜欢她的,却谈不让是爱。

她20岁,我26岁。她大三,我无业游民。

那年她开始要工作,其实凭她的条件,考研轻而易举,可她放弃了,我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而爱情是不可能没有钱做铺垫的。她开始边读书边打工,一打工就是好几份。为了不想让家人感觉我谈恋爱后会多用钱,她不让我向家里要一分钱,连我的日常开销都是她的收入。甚至为了给我买生日礼物,她一个多月不****,不吃午饭。当我知道的时候,她眨着大眼睛说她是想减肥。那个时候我想我也许是爱上她了。于是我向她保证我会努力学习,找好的工作,给她幸福。

她21岁,我27岁。她大四,我无业游民。

这年她怀孕了,对于一个女孩,一个学生的她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所幸我阿姨是妇科医生。于是在一个晚上,我们偷偷地进行了人流手术。由于是夜晚,没有麻药,阿姨就让我用手捂住她的嘴,以免她叫出声。手术台上,阿姨的每一次动作,我的一只手都会牢牢地捂住她的嘴,而她的手会紧紧地死拉着我的另一只手,眼里闪着泪花,脸上流露出极痛苦的表情。

那个时候我发誓一辈子爱她,那晚她流了很多血,阿姨给她开了病假单,让她休息几天,并和我妈给了她8000日元,让她买些东西补身子,可她把一半的钱给了我,因为我曾提到我没有春天的外套。而我竟然收了。不久我找到了工作,是汽车销售,可高中毕业就再没有工作过的我,很不适应,而且这份工作底薪很少,于是她出钱让我读书,还几乎天天陪着我一起学习。

她22岁,我28岁,她广告人,我汽车销售。

那年我们都工作了,她的工作很不错,而我也许是外表的原因,特别招些女客户青睐,因此单子是一笔接一笔。经过一年的锻炼加上运气,竟也混到了销售主管,既是做销售,就难免要应酬客户。有句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次应酬后,一位大客户指名要我送她回家,我送了,后来就发生了那种事,很自然这笔大单子也订下了。可那个客户却不是玩一夜情的人,一直缠着我。我也清楚她能给我带来利益,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女友是聪明、敏感的女孩。可她说相信我不是那种人,我没作声,只感觉很对不起她,我决定和那个客户说清楚,也打算放弃她那边的生意。

在车库里客户很爽快地表示同意,只是要求能有最后一次激情。其实在她说同意的时候我就猜出她会提这个要求,也明白这最后一次我拒绝不了。生活就像电影,我知道肯定是公司哪个嫉妒我的王八蛋告诉她我和客户在车库,不然她不会来到这里。是的,在我们上演恶心一幕的时候女友出现在我们面前。她的那双眼睛恶狠狠地注视着我,一句话没说,甩头走了,我没来得及整理好衣服就跑出去追她,可连人影子也没有追着。我打她的手机,关机;去她的公司,没人;找她的好友,可没人知道她去哪里!那个时候也许是我平生第一次从内心感到着急。我只能等在她家门口,那里是她一定会出现的地方。

整整一个晚上,我寸步不离就怕错过她,虽说天不很冷,但夜晚的风吹着还是有些凉意,我也没放弃打她的电话,但得到的回应总是关机,我这时才体会出当初她在寒冷中等我,夜晚找不到我时的心情,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早上5点,她终于出现了,去冲上去抱住她,希望她能被我这一晚的等待打动,可我错了,她不再是那个只要我说上几句抱歉的话便会心软的她了。她不说话,只是想推开我,可我死不放手。在推拉时,从她敞开的衣领里我清楚看见脖子下处一块鲜明的红印,过来人都知道这说明什么。我的手松开了,心里一下子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她依然没有说话,理了下衣服走了。

回到家已是8点,脑子里乱哄哄,看见她为我织的一件毛衣,突然问自己:“你有什么资格委屈、难受、生气,四年来,你给她带来的委屈、难受能与这相比吗?”正当我要去找她时,电话响了,是她的室友,也就是老大约我见面。

我去了,一个人很少的茶社。我还没来得及说第一句话,她就狠狠地一巴掌打在我脸上。“你这个自私、狭隘、卑鄙的男人,没见过男人无耻到像你这种地步。你知道吗?你那些债我是怎么帮你还的,是她把20岁生日收到的红包,再加上献血的钱帮你还的;她人流后一天都没休息就去了打工的地方,因为她说那里钱多,不去会丢了这份工作。你刚工作为了能给你树立信心,她拼命陪一个客户喝酒让他买你的车,结果胃病发作吐了几天。你呢,工作一年了,有送过一样东西给她吗?你是不是男人,你有没有真正关心过她,爱护过她,还是你跟她一起,就是把她当工具,当做一个让生理发泄,心理安慰,物质有保证的工具!”说完便又是一杯水向我泼过来,走了,这场谈心自始至终我没说过一个字。

我哭了,从我记忆以来,我从没哭过,可这次我哭得很彻底,我是一个差劲到底的男人,说得一点不错,她做了那么多事,可我却一点不知道,只一点我决不承认,我爱她,我肯肯定定告诉自己我这辈子爱定她。

我去找她,我做好一切准备,无论她怎么样对我,骂我,打我,侮辱我,我都要以实际行动让她原谅我。可她的速度真的好快,一天之内就可以让我完全找不到她。她辞了工作,换了号码,不住在家里,也没人愿意告诉我她在哪里。但我没有放弃,我一下班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找她,每天都会去她家门口等,求她的好友告诉我她的消息,可都没用。

三个月过去了,我像往常一样求她的好友,这似乎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她去中国了,三年里不会回来了,你死这条心吧。”我很早就知道她有个叔叔在中国是做留学中介的,没想到她会去的那么快。人真的很贱,为什么都要到失去后,才会懂理珍惜和后悔。

三年?也许这也是个机会,三年后她回来,我一定要改变自已,于是我认真读书,努力工作,拉近我们的距离。

2004年,我31岁,她25岁。

我已经夜大三年本科毕业,工作也步正轨,我还努力搓合我同事和她好友,目的其实很明显。三年里我想去中国找她,可是不知道她在哪个城市;我没和一个陌生女人说过话,甚至是重要客户;我把所有的钱都存起来,写的是她的名字;每逢过节,和她生日就会买一样她以前曾说过喜欢的东西;每天都会在红纸上写一句我爱你,在白纸上写对不起,再折成一个心型,放在两个瓶子里;罗在腰背部纹上了她的名字,因为她说过纹身很疼很疼,那种疼足以证明爱一个人有多深,如果有人在身上纹她的名字,一定嫁给他。

三年的努力也算让她的好友开始慢慢原谅我,并首次给我看了她在中国的照片,和她的录音、她没变,眼睛还是那样清澈、美丽。声音还是那样温柔、动听,从三年前车库那一幕发生后,我就再也没听到过她的声音了,不知为什么泪珠不自觉地滑了出来,三年里我的泪腺功能发达了100%。

好友说她2005年5月15日到青岛看她叔叔,但不肯定是否单身,或是会原谅我,而好友能帮我的也只能告诉我她回来的具体时间和航班,因为三年中每当好友提到关于我,她都会下线或是干脆不谈。我知道是我伤害她太深,太重了。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5月转眼就要到了,这几个星期我几乎天天失眠,我不知道她是否会原谅我,不知道第一句话该如何对她说,有太多太多不知道。我会让她知道,从此我会是最爱她的人!

 

本文本人原创.历史投稿约是2002年左右时间.分别投在腾讯灯下文笔和西词胡同,2005左右约投稿在胡杨林,灰姑娘.等.现在被我找出来在次记录人生!

【责任编辑:曹永泉 TEL:13153369354】